首页 > 日志 > 指尖流淌 > 飘零

飘零

      日月两盏灯,春秋一场梦。月胧苍山,袖收落日卷帘,青丝箫飒,无眠的午夜,是谁在敲打着我的窗?流光转逝,纵酒狂歌问尘缘,晨曦下稍瞬即使的露水,又会被谁温柔的念起过往?低吟浅唱,浅唱低吟,是谁依旧愿意守候住那份只若初见的暖,是谁依旧愿意守候住那份风景再美,也要有赏风景的心。红尘陌路,陌路红尘。轻许的诺言岂能随意,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又岂能随欲。
  
  花自飘零水自流,风撩起了谁的长发,雨又打湿了谁的脸颊?“雁渡寒潭,雁过而潭不留影;风吹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”。邂逅的牵盼,是摊开还是握紧;左岸明灭一世的欢笑,右岸烛光下永久的沉默,是坚守还是放弃?尘缘一梦,回眸浅笑,红尘路上谁为谁痴狂?情满情殇,谁又为情难却,不思量?情到浓时无语,爱到深处无声。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也没有平白无故的爱。是爱的不深还是思之不切?是指缝太宽还是光阴太窄?

上一篇: 相遇如花
下一篇: 风吹

亲,沙发正空着,还不快来抢?

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
昵称:
邮箱:
网址:
回复: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