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日志 > 随心所遇 > 安暖

安暖

后半生描画的是一生的历史,深的浅了,浓的淡了,重的轻了,满的空了,再让浅的深了,淡的浓了,轻的重了,空的满了。从今,抬头望见的天空再没有你这片浮云飘过,我是山里的一片树林,源源不断释放出负离子;又是水里的一朵莲花,天生水分子。你已变成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,熟悉的名字在心中再念出来,也会知道他是虚妄的别人。

一切已经在忘记,忘记刻骨铭记的苦难;忘记失重伤痛的过往;忘记往事前尘的旧债;忘记不共戴天的恩仇。也不记得惆怅浮躁的自己,那个的自己早已一去不复返;以为不会忘记的,永远留念的事情也风一般走了,云一样散了。不会再去追究事件的本来面目,纠结原由结尾。让我在云淡风轻的日子,倚一份清淡,仰望,期许岁月静好。

浅行在阳光明媚的早晨,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里乘一杯清清浅浅的香茶,一颗素心,一丝,一份,一种认真,一念致诚,一抹慈悲,一缕就是一种。不必惊醒沉睡的幽隐的,不必再留恋曾想好好爱的人,不必伤感流年逝水,落花无情;不必心疼黑暗的失去的那部分生命。

是一次没有回程的行进,风起时不停留,大雨中继续向前,在的地方不憧憬。不知不觉,就失去了,背负了,彷徨了,了。犯过傻才知道对错,过才知道是非,困惑过才知道释怀,过才知道负重。

生命不尽是长风万里,气象万千的风景,更象是历尽沧桑,迷惑幽咽的碎片;倾一世温柔,惹一身尘埃;付一腔热爱,转一路崎岖;唱一出光阴,流一生泪水;遇一段因缘,怀一世寂寞。芸芸众生中,欠债的,讨债的,轮番上演,在小小的人生一方戏台上,各呈其能,喧闹咆哮,你争罢我登场,荒诞之极;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炎凉冷暖自知。

从懵懂到领悟,从无知到感念,百转千回,已无法再遇见的自己,也无法再放空自己;每天和自己一起醒来的,有很多未知的细胞;让一段淡定的时光,一盏清茶,一曲悦耳的音乐,一份清淡的思量,温暖自己,读懂人生百味。


上一篇: 幸福
下一篇: 浅醉流霞

亲,沙发正空着,还不快来抢?

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
昵称:
邮箱:
网址:
回复:

Back to Top